广州迷途-财经-曾道人救世网

广州迷途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10 03:28

广州迷途

2018-06-09 18:28来源:格隆汇GDP/进出口/房地产

原标题:广州迷途

作者:姜铁萧齐

2018年第一季度各城市GDP陆续公布,广州录得4954亿的成绩,不仅被深圳的5209亿拉开了距离,更是被在自己身后跟跑30年,尚在消化GDP造假影响的天津反超。更糟糕的是,第一季度广州261亿的GDP增量在全国只能排到第14位,名义GDP5.58%的增速更是在全国前三十的城市里仅次于石家庄位列倒数第二。甚嚣尘上的广州退出一线城市的论调愈演愈烈,庇佑一方的五色羊似乎在“千年商都”的繁华里慢慢迷途了。

让我们梳理一下广州一路走来的历程,探讨一下广州失速的缘由。

1

千年商都,一口通商

广州市,在先秦时期,就以海上商贸为特色,水城历史悠久于威尼斯。隋唐时期广州对外贸易发展到一个顶峰,外国人数量达到全城人口的30%以上,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核心。此后,广州历经千年变迁,纵使在闭关锁国的明清,依然保留着“一口通商”,“广州十三行”的荣光,成为世界上硕果仅存的绵延千年的贸易港口都市。

在贸易蓬勃发展的同时,洋务运动之后,在“实业救国”的口号号召下,广州也建立起以纺织,日用品为主的轻工业,建国后又逐步完善了重工业,逐步建立起完善的工业体系。

2

南国神鸟,一鸣惊人

千年的贸易培养了广州慧眼识人,包容务实的城市性格。百年的产业发展培育了完整的工业链条与南中国的实业精神。这样的城市在改革开放以后迸发出了炫目的光彩,南国神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1978年,改革开放元年,广州以43亿的GDP排在沪京津渝春哈沈之后,名列全国第八(你没看错,长春哈尔滨沈阳分列5-7,城市发展40年的翻天覆地,恐怖如斯)。此时的上海,以272亿6倍于广州傲视群雄;天津,也以82亿两倍于广州的数据遥遥领先。

2000年,刚刚进入新世纪的广州却已经在全国第三城的位置上坐了10年。1978-2000年,广州以54倍的增幅仅次于从零起步的深圳位列全国主要城市第二名,而同期全国平均增幅只有24倍。

此时,广州中国商贸中心的位置已经形成,1121亿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次于京沪排名全国第三,223亿美金的进出口总额排名全国第四,一年两次的广交会成为中国外贸的风向标。

同时,建立在商贸之上的广州轻重工业体系已经成型,涌现了广电、广纸、广船、广钢等赫赫有名的企业,引进了宝洁、两田、LG电视等世界一流的企业。以轻工、日化洗涤、白电和汽车为主体,构建了广州工业。此时,二产占比44%的广州,既有产业支撑,又有良好的商贸环境即将搭上中国入市的东风的广州,是多么不可一世,意气风发。

3

金融迷梦,地产先行

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广州依然在高速发展。虽然比不上依托政策优势的内陆中心城市,但是依然保持每年两位数的名义GDP增速,以3.45倍增速与全国平均增速持平。零售总额,进出口,固定资产投资依然保持着每年的高速增长。同时,广州前后二十年耗费全城之力建立起来的珠江新城,给了广州以信心。尤其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世界需求趋于饱和,广州进出口增速开始下滑。于是,从贸易中心转变为南中国的金融中心,成为广州的梦想与追求。

于是乎,支撑南中国产业中心的实业精神被摒弃,从“1+2+3”城市结构,到国际金融城等9个新城的规划建设,一副大干快上的模样。但是产业新城建设需要仔细论证可能进驻的企业,可能遇到的困难,以及各级财政市政相匹配的计划。可广州的现实情况,却往往是规划一出,房价先涨。楼盖完了,产业还没影。

举例来说:

2013年启动的天河金融城成了一个坑杀金融机构的大陷阱,一个机场限高就使得建设反复停工。即使规划最终落实,全部建成,天量写字楼的空置率也会使得珠江新城还没完全填满的广州难掩尴尬。

2010年启动的萝岗知识城,打着智慧城市的招牌,跟新加坡合作,这算是走在了科技产业的最前端,然而最后变成了一个低端房地产项目。

2012年启动的增城教育城项目,要把职业教育技能培训集约化规模化。结果白白的投入了巨额财政资金,把交通路网都修好了,然后就没了下文。

整个广州,根本就没人知道怎么把这种革命性的项目落到实处。项目启动之前大家根本就不知道这种高端职业培训需要进行什么样的资源储备。启动之后发现碰壁,立刻就发觉自己要与根深蒂固的传统教育体制正面碰撞,没有准备后手解决方案,于是立刻退回原点。

最匪夷所思的就是琶洲的“电子商务与移动互联网集聚区”。建设初衷竟然是高价卖写字楼给电商企业,然后广州高兴得要命,声称这可是广州产业发展上的重大突破,竟然能从电商企业手里挣到卖地钱,这在全中国都是绝无仅有,说明了电商企业对广州的重视。结果电商企业们也不是吃素的,一转身就纷纷把地卖给了地产开发企业,多少还挣了点溢价,同样爽的不行。

要知道电商企业乃至所有的互联网企业目前基本上都处于烧钱阶段,除了寡头腾讯和阿里,都是亏钱大户,全都是轻资产运营状态,根本不可能持有重资产。指望电商企业花大钱建高楼,就算企业自己愿意,投资人债主也会把项目坚决否决掉。

作茧自缚,对产业判断失当,没有建立起任何科学合理的项目评审机制,随心所欲的启动重大项目,广州产业新城的失当,在这些项目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没有真正的产业,就没法切实沉淀资金。虽然广州金融业占GDP的比重,从2010年的6.2%,上升到2017年的9.3%。但是事实上,广州吸纳资金的能力一直很弱,不具备成为真正金融中心的基础。2000年到2017年,广州各项存款余额从0.62万亿增加到5.14万亿,增幅731%;然而同期全国的存款余额规模则是从12.4万亿增加到169.3万亿,增幅1267%。广州竟然在21世纪开头的17年里,远远的跑输了全国平均数,恨不得就是一个被吸血的城市。

同期北京从0.97万亿增加到14.41万亿,增幅1385%;上海从0.69万亿增加到11.25万亿,增幅1524%;深圳就更可怕了,从0.32万亿增加到6.97万亿,增幅2098%。比较起来,广州的金融地位孱弱得简直不像话,而深圳强的可怕。同为华南双子星,这样强烈的对比不由让人产生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除了广州,其他三个一线城市都吸引到了远高于全国平均增速的财富,分享了金融财富的盛宴。

4

产业空心,贸易低迷

在这样整个城市对金融的追求以及产业新城的失当规划下,广州的制造业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漫漫下坡路。

上图是全国金融中心上海与广州这十年的固定资产投资情况比较,广州工业投资占总固定资产投资的比值,从2007年之后就持续下降,从21.1%一路下降到今年的12.4%,中间连个停顿转折都没有。与此同时,广州陷入了完全的地产依赖,地产开发投资占比持续提升,到2017年已经上升到45.6%的史上最高值。

而相对应的,即便是上海在中国的金融地位,工业投资的表现也比广州强。上海2007年的工业投资占比19.9%,此后上海实业投资几经反复,到2016年工业投资占比下降到12.3%的最低值。但是此后上海也怕走上产业空心化的道路,工业投资占比有了一些回升,2017的比值反弹为14.2%,且在2018年持续回升中。虽然依然远远比不上同期地产开发53.2%的比值,但好歹也是在比值回升之中,不至于像广州这样,抛弃实业抛弃得干净利落,不带走一片云彩。

到今时今日,我们回头来看,就会惊讶的发现,广州已经数不出一家本土的知名工业品牌企业了。原本名声显赫的广电、广纸、广船、广钢,现在已经默默无闻,偶尔在新闻中出现,也就是一些旧厂区拆迁拍卖的新闻。广州本土工业企业剩下来的,就是只有本地人才喝的珠江啤酒,以及卖凉茶的广药。就连宝洁,都将产能大规模外迁。

在数据上,2017年广州二产占比,已经从2000年的44%逐年坚定的下滑到28%。这个数据,只比北京的19%高,远低于上海的31%,更不要说甚至还可以算作工业城市的深圳的41%。对比香港的产业空心化后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广州仅仅一个商贸中心的地位真的能撑得起产业经济如此低迷的后果吗?在日化行业已经被江浙赶超后,除了汽车还有一点老本,广州在产业资金撤出的背景下已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实业了。

制造业不行,金融业也不行,剩下唯一可以指望的,无非是贸易而已。广州算是南中国的贸易中心,进出口集散地,每年的广交会都被视为中国进出口贸易的风向标。05年到2010年,广州商品进出口总值从535亿美元上升到1037亿美元,升幅94%。可惜此后就陷入了增长停滞。2011年1161亿美元,2017年1432亿美元,6年只增长了23%。当然这也和全国的外贸环境不好有关,世界需求不振,单靠贸易维持增长已经是不可延续的了。

5

房价徘徊,进退维谷

而在了解了广州经济的产业萎缩以及孱弱的金融地位之后,我们回过头来,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广州的城市地位总是会遭遇巨大的质疑,为什么总是会有言论声称广州已经被开除出一线城市,以及更重要的:为什么广州的房价,无法与北上深相提并论。

任何一个城市的经营,其核心目的就是要建立起自己的完整的产业链条,并由此树立起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进而吸引到更多的人,带来更多财富的流动。即产业-人-财的循环发展。然而广州时至今日,竟然已经到了没有产业链可言的地步!广州的本土电子产业随着广电集团的萎缩而逐渐消亡;造纸行业跟着广州纸业集团一起消失;汽车行业完全由日资把控,两田还在向本土回收产能。广汽的自有汽车品牌一塌糊涂,也没有发展出任何一家值得一提的上下游的汽配或者销售企业;服装鞋帽早已经退出了广州的历史舞台;日化行业基本上是宝洁一家独大,业务量也在日益广州立白只能在洗衣粉这种白热化的细分市场喝喝汤。在互联网领域,强者通吃越来越明显,广州网易YY唯品会的规模加起来,拍马都比不上腾讯。就这样的产业现状,广州一线城市中如何立足?想想北京满大街的央企总部,上海满大街的金融企业总部,深圳摆出中国硅谷的架势都能数出诸如招商平安华为中兴腾讯比亚迪大疆等等一大批的企业总部。唯独广州,在所有的产业领域都没有优势地位,也没有任何核心竞争力可言。

一个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城市,实在是缺乏城市炒作的题材。因此也就无法吸引炒楼党的注意,无法刺激炒楼党的热情。这就是广州房价远低于北上深的原因。现在广州中心城区越秀天河的二手房均价也就是6万,深圳中心城区福田南山的二手房已经逼近10万,至于上海内环之内,北京三环之内,十万以下的二手房已经基本上找不到了。目前北上深广的房价基本上是:相同的区位,深圳比广州贵50%,北京上海比广州贵一倍。

就广州这样的房价水平,要说有多大的泡沫,那也谈不上。尤其在这两年天量棚改,货币化安置使得三四线城市房价也鸡飞狗跳的今天。广州好歹也是一线城市,经济总量摆在这里,下跌空间也是没多少。但是,要指望广州房价有所表现,直追深圳,就广州目前这种毫无核心产业的现状,也根本不可能。

6

产业兴邦,人才难求

在今时今日来说,各种关键产业都已经被各大城市抢走,全国范围内的传统产业布局早已定型,广州想要从头开始,发展出什么核心产业,只能痛定思痛,着眼于代表未来的产业方向与现有产业的深耕细作。现在广州的产业发展规划里,将网络信息、汽车和石化作为产业发展支柱,算是在往这个思路走,但是难度依然不小。

网络信息行业早已聚集在京沪深杭,广州底子太薄。国产汽车算是在全球市场竞争中已经宣告失败了,新能源汽车目前还只是搞补贴玩概念。至于石化行业,确实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一个精细化生产就有无穷的想象空间,但是不是广州这种欠缺重工业基础的城市能玩得来的,也有待时间考证。

广州重拾实业精神,产业兴邦的路,依然任重而道远。倒是在人才这一块,可以下一番功夫。随着京沪严控人口规模,开始出现实质性下降以后,以天津西安为标志的二线城市开始了一轮又一轮抢人高潮。

其实深圳醒悟的更早,“来了就是深圳人”笑脸迎人,基本没设置落户障碍,甚至最近又出台政策五折卖人才房。这才使得2000-2017年,深圳从700万常住人口暴涨78.8%至1252万,傲视群雄。而广州因为相对严格的户籍政策等因素,同期从994万常住人口增至1449万,增长45.7%,也是很好的数字,但还不够。

广州若也能在这波抢人大战中发挥广府人兼容并蓄的品性,切实出台放松户籍、有力的财政扶持,房产补贴等人才激励等政策,切实对人才吸引有所作为的话,则暂时遇到的困难,在城市漫长的竞争与发展中,都将是过眼云烟。

用心培植产业,真心拥抱人才,才能创造城市价值,引领城市未来。千年商都广州,能否避免产业空心化经济失速的命运,在五色羊的指引下走出迷途,我们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