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走读学球的日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7 02:28

随笔|走读学球的日子

2018-05-16 16:59来源:乒乓世界乒乓球

原标题:随笔|走读学球的日子

小学的时候,我还是个走读生,每天下午四点半放学,总会有人来接我,前几年是爷爷,后来是姐姐。如果有一天他们稍稍晚了几分钟出现,我就会忐忑不安地一个人站在学校门口,一边等一边想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四点半,自行车载我回家,十来分钟的路程。到家会有做好的晚餐,通常都会有一条平鱼,我会先吃掉正面。

你也许会问,你这么早就吃晚饭吗?

是的,我说,因为五点半就要训练了。

在家匆匆吃完饭,就要去在另一个方向的少年宫了。

五点半,我会准时抵达少年宫。从大门进来,乒乓球馆在最里面,一开始在地下室。那时是一个很美很高的女教练带我们,她是打右手直板单面反胶的,以前北京队的。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去(好像是一年级吧)就坚持要用横拍握法。其实一开始我学的可慢了,尤其是跟别的小男孩比。那时候一礼拜我好像只去两天而已,而且在那个阶段还经历了非典。印象中学校先停课了,但训练没停,所以我还戴着口罩去球馆,一直到有一天训练也停了。

后来男教练从日本回来了,他是女教练的老公,两个人没有孩子,但现在看他们的朋友圈还觉得很幸福。男教练是左手横拍正手正胶反手反胶,好像以前是国家二队的,后来去日本教球了。

插个题外话,2014年我去马格德堡看德国公开赛的时候拍了几张照片,发了个朋友圈,男教练评论说,看图四背影好像是他的学生岸川圣也。结果真的是他。

那时候,男教练说要办长训班,就是每天都去训练的那种,问我家长要不要让我参加。一开始他们没让我没去,大概是怕太耽误时间吧,毕竟没打算走这条路,我也不是那块料。但其实我内心是非常渴望的,因为打球的时光总是快乐而短暂的。后来因为家里出了一些变故,家人反而支持我去参加长训了。所以我最终还是成为了长训班的一员。

长训的学费其实挺贵的,那时候一个月八百块对不少家庭其实是很大的压力,有个球打的很好的姑娘有一天就突然不来了,我听说她家境不好,妈妈每天要打两份工,实在供不起了。其实那时候我家里条件也很普通,我记得爸爸妈妈的单位有时也发不出工资,而且后来家里还出了变故,可是他们一直很支持我打球,带我去天坛体育一条街买很专业的装备,生日时告诉我礼物是一年份的《乒乓世界》……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非常感动。

后来训练从地下室搬到了环境很好的礼堂,地板是木质的,穿乒乓球鞋在上面走会有嘎吱嘎吱的声音,有时我们还会撒点水在地上,然后在上面蹭一蹭,美其名曰增加摩擦力。每天晚上五点半到八点半训练,周一休息。周末的时候,如果我们愿意,可以从早上八点半就去,上午和下午都有三小时的初学班,可以教教他们,或者跟别的长训的小伙伴练球,在球馆一直待到晚上八点半。

其实长训是很累的,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盼着去。如果有一天到的早,也许我会把胶皮撕下来重新粘,因为这样可以让胶皮变弹,虽然以我的水平可能也无所谓粘不粘拍子。五点半开始,先跑圈,每天有一个人带着做准备活动,然后开始练基本功。我记得有一次,教练让我们打正手,说看哪一组可以不坏打的板数最多,我记得我和那个练削球的小男孩竟然打了一个半小时都没断,别人早就坏了接着练别的了。到七点左右是休息的时间,喝点水,聊聊天,不过后来教练把我们这点时间都“剥夺”了,要练双摇或者仰卧起坐。之后的一个半小时一般就是练发抢,打比赛,或者打多球,比赛的话有时候打升降台,有时候大循环,打多球的时候教练会把两张台子拼在一起,玩儿命的溜我们。

对了,每周六的后一个半小时,教练总能搞点花样出来,那可能是每周最开心的时候,比如教练会选出两个人分别当队长,Cei(这个字到底怎么写?)丁壳,赢了的先选人,直到把所有人分成两拨。场地上就留一张台子,两队分别站在台子两侧的挡板后面,由队长安排开始打团体赛,好像有时候还打打双打,玩点花样什么的,其他队员一边当观众一边当教练智囊团,特别有意思。

后来我也参加过比赛,不过说实话我早就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也没拿过什么奖,但是混了个二级运动员。

再后来,我小学毕业了。我要去海淀区的寄宿学校了,再也不能在这练球了。我不记得我是怎么跟教练和小伙伴们告别的,有没有哭,都忘记了。

本文作者:王宇舒

上中学以后,有时还会跟以前的小伙伴一起回去看看教练,他们后来也不在少年宫那教球了。

还有一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候,男教练是会体罚学生的,但是只针对男生,女生是不会的。他不是只教球,我记得他说要打球先做人。如果有人犯原则性错误,他会用没有贴胶皮的拍子打他们的手,或者踹他们。现在想想也是挺不可思议的。男教练特别喜欢玉,还喜欢养蝈蝈之类的鸣虫,我觉得他是个很神奇的人。

再后来呢,好久好久没有见他们了吧。2015年一个打球的姐姐要嫁到英国去了,邀请了教练和我还有一个师哥去参加在北京的婚礼。那时教练已经从富康换上奥迪了,在慈云寺接上我跟师哥,载我们去五道口婚礼现场,下午又载我们回来,把我们搁在了东风桥。他们在那儿的古玩市场开了个店,叫“乒乓玉人”。

下次再见他们会是什么时候呢?远在异国他乡的我,不知为何就是想写点什么,记录我与乒乓球的过往。想想一晃从第一次摸球拍到现在也有将近20年了,看着他们从年轻到现在依然年轻的面庞,仿佛看不到时间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痕迹。回忆真奇妙啊,本以为早已淡去的记忆,好像被钥匙开启,在脑中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想起一件事,又联想到另一件事。

明天又要去打球了。这个我深爱却又折磨我的小东西呀,你可真奇妙。

哦对了,下午放学吃了A面的平鱼,晚上练完球回到家是要吃B面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